切换到宽版
  • 5阅读
  • 0回复

观察丨蓬佩奥妄言南海,却忽视域内国家利益与“准则”磋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长春虚拟主机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无论走到哪里,都言必称中国,发表一些不友好的言论,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月10日驳斥称,“他的有关言论充斥着谎言与谬论”。
      

      
      蓬佩奥在最近的涉华发言里,往往会涉及华为5G设备、“债务陷阱”、贸易问题、知识产权等等,在6月6日接受瑞士媒体采访时他还特意把矛头指向南海,称“南海必须保持开放和自由,禁止在南海通航和货运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中国继续扩张,美及其伙伴将采取行动保障南海的自由和开放。”
      
      进入今年以来,蓬佩奥已经多次谈及南海,5月30日他还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采访时表示,“在南海地区部署美军有助于保持美国经济增长”。
      
      然而,美国国家利益杂志4月2日刊出的文章对美国在东南亚水域的存在能否得到东盟成员国的支持提出质疑。
      
      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在接受澎湃新闻(.thepaper)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南海政策非常清晰,包括我们在主权范围内在南海岛礁的建设未来也会为过往船只提供必要的救助和服务,蓬佩奥所说的一些言论是经不起推敲的,跟事实完全不符, 其目的无非是为了让美国的军舰在这里搞所谓“航行自由”提供口实。”
      
      军舰与商船,谁才是威胁?
      
      事实上,蓬佩奥的言论以及美方近来的一系列行为忽视本地区稳定态势,给域内安全增加了不稳定因素。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5月22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指出,过去几年来,我们同其他声索国在处理这个问题上取得了积极进展。有关国家正共同努力制定“南海行为准则”(COC),维护地区稳定。事情正朝着正确方向发展,地区紧张局势也在降温。南海地区唯一的不稳定因素来自于美国在该地区频繁的军事活动,如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等。这才是南海地区不稳定之源。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美方进入今年以来的一系列行为正在与蓬佩奥的言论同步。
      
      自特朗普上台至今,美国在中国南海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也较奥巴马时期有所强化。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5月至今,美国海军至少在南海海域进行了13次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上个月20日,美海军“普雷贝尔”号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临近海域。这是5月美国军舰第二次进入中国南海岛礁临近海域,也是2017以来,两次行动间隔时间最短的一次。
      
      “从目前美军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来看,进入2019年频次有所增加,间隔时间也有缩短的趋势,并且美国拉拢南海域外国家进入南海的力度也在增加。”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外国军事研究所研究员刘琳向澎湃新闻指出。
      
      美方每每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向南海地区派遣荷枪实弹的军舰。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拥有最先进和强大的军事力量,其军舰屡屡擅闯南海,挑衅中国,无论其这种行为背后所主张的理由是什么,美国在南海地区频繁投送军事力量的客观效果只会造成地区局势的紧张,进而引发域内国家的安全焦虑。这难道会有利于“航行自由”吗?
      
      蓬佩奥每每担忧南海地区的通航和货运会被禁止,事实情况又是如何?根据2018年6月19日在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正式发布的2017年南海航行状况研究报告显示,过往南海船舶的船籍港遍布世界近70个主要航运国家或地区,航经南海的国家或地区的船舶总运力匹配全球189个国家或地区前50船队总吨位的92?上。美国军事力量挑战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合法正当权益才是阻碍通航和货运的最大威胁。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上将6月2日在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明确表示,南海每年10万多艘船只通行,从未有谁遇到什么威胁。反倒是近年来个别域外国家打着所谓维护“航行自由”的幌子到南海显示肌肉,这种在南海投入大量兵力、横冲直撞的行径,恰恰是南海最大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少将在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期间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有能力军事上凭一己之力控制南海的只有美军,破坏“航行自由”最大不稳定因素是美军。
      
      “南海行为准则”磋商顺利推进
      
      与美国频频派遣军舰到南海炫耀武力恰形成对照的,是域内国家推进南海和平稳定的磋商正逐步顺利推进。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17次高官会5月18日在中国杭州举行。此前,东盟与中国关于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联合工作组会议于16日至17日召开。在各场会议上,各方就南海形势交换了意见,核查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落实情况,继续就“南海行为准则”进行谈判。
      
      据越通社5月19日报道,越南外交部副部长、越南代表团团长阮国勇在会上发表讲话时对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落实工作和“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工作所取得的长足进展表示肯定。
      
      2018年11月,主席、总理分别在访问菲律宾及出席第21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时提出未来三年完成“准则”磋商的愿景。在这之后,东盟国家总体反响良好。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等东盟国家领导人和外长公开表态支持中方三年愿景。目前,各方已形成单一磋商文本草案,并同意至少开展三轮案文审读,目前第一次审读正在有序推进之中。
      
      有外交分析人士告诉澎湃新闻(.thepaper),三年愿景展示了中方致力于与东盟国家加快构建地区规则的决心和诚意,符合地区国家普遍期待,事实上将为正在进行中的“准则”案文磋商增添新动力。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蓬佩奥的一系列言论却忽视这些为了稳定所做出的努力,似乎希望挑动本已逐渐回归平静的南海再起波澜。美国除了打着“航行自由”旗号频繁派军舰进出南海之外,还将B52轰炸机、P3C电子侦察机等战略武器投放南海。据美国海岸警卫队太平洋地区司令、海军中将琳达费根6月11日在新闻发布会的最新表述,美国海岸警卫队也将向南海增派兵力,并声称这将“有助于解决该地区的争议”。
      
      阮宗泽认为,“中国正在和周边国家共同进行‘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域内各方都在朝通过协调、对话、建设性的方式来管控好本地区,致力于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恰恰是美国唯恐南海风平浪静,在这里炒作。”
      
      域内国家期待和平与合作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杂志4月2日发表题为东盟希望美国军舰在南海吗?的文章称,美国继续在东南亚水域的存在是基于华盛顿坚持认为这是必要的,而且希望能够帮助确保该地区的“稳定”。但是,东盟成员国是否支持美国在南海的存在,这个问题可能没有一个黑白分明的答案。
      
      据新华社1月18日报道,泰国外长敦在东盟外长非正式会议时就表示,东盟各国外长重申要为保障南海作为和平之海、稳定之海、繁荣之海做出努力,进一步致力于全面有效完整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乐于见到东盟与中国合作不断提升及“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取得进展。
      
      实际上,南海地区的域内各方已经开始在谋划合作。在今年3月29日2019年鳌亚洲论坛南海分论坛上,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中国-东南亚南海研究中心理事长吴士存在发言中就中国与东盟国家应共同致力于海上合作机制建设提出建议,表示中国和东盟国家应该就渔业合作、海上执法、海洋治理、“泛南海经济合作圈”等领域为基础开展合作。
      
      而在蓬佩奥看来,似乎这些南海域内国家的呼声并不在其考虑范围,这在6月刚刚落下帷幕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在6月2日闭幕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东盟方面在有关南海问题上明显保持克制。相反,他们对美国在会议期间鼓吹扩充军费的做法十分不满。
      
      据日本读卖新闻6月3日报道,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6月2日发表演讲说,应该可以和平地解决问题,强调要通过对话解决争端。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在演讲中并未提及中业岛,只是表示“对于南海这样的国际贸易动脉,任何人都不能单方面加以控制”。
      
      日媒称,各国保持克制的原因是,中国与东盟之间已经开始进行“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该准则旨在防止南海争端。此外,东盟内部有的国家还对中国持“融合”态度。
      
      另据日本朝日新闻6月3日报道,东盟各国对美国的不满情绪根深蒂固。美国代理防长沙纳汉6月1日发表讲话,在解释新的所谓印度-太平洋战略之际,他要求地区各国扩充军费。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越南不会加入军备竞赛,也不会做危害地区和平的事。另一个国家的国防部官员表示,他们不打算遵从美方要求,估计也不会有其他国家愿意追随。
      
      目前,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军事关系正不断升温。在今年4月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中,新加坡、越南、文莱、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派出军舰参加这一活动,并且来华军舰均是本国海军先进主力战舰。
      
      4月25日,中国海军与来华的东南亚国家海军举行了“海上联演-2019”演习。参加此次联演的有中国、泰国、菲律宾、新加坡、越南等7个国家。印度尼西亚和老挝也派出观察员观摩演习。演习主要有编队运动、临检拿捕、联合搜救、伤员救治等8个科目。参演兵力包括13艘舰艇、4架直升机。
      
      在这次演习之前5个月,2018年10月,中国-东盟举行了“海上联演-2018”,中方和东盟国家的共8艘舰艇、3架直升机以及约1200余名官兵参加了演习。该联演既是东盟首次与单一国家进行联合军演,也是我军首次与东盟开展海上联演,同时还是南部战区成立后首次组织的多国联演。
      
      “中国与东南亚国家这两年军事关系有了不少提升,这对保持南海稳定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大校认为。
      
      菲律宾外长洛钦5月也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表示,与美国相比,中国目前正在向菲律宾提出“更具吸引力”的战略合作方面的建议。这位菲律宾高级外交官相信,美国正在中国南海策划“战略混乱”,鼓动菲律宾恶化与中国的关系。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3月8日外长记者会上表述明确,“我们欢迎善意的建议,但反对别有用心的炒作和干涉。南海和平稳定的钥匙应该掌握在地区国家自己手中,‘南海行为准则’应当由地区国家共同制定、共同遵守,并共同承担责任。”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