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广西女孩在家被熟人偷拍三年 与恶的距离不足百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全自动拧螺丝机厂家

      来源:重庆晨报
      
      三年前的暑假,少女卷卷(化名)刚初中毕业,她在自家浴室打湿了身体,伸手去窗台上拿香皂。不知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她抬头望向窗户,想找到那个奇怪的来源——窗户右上角缝隙里,一个手机摄像头正对着她......
      
      三年过去,女孩卷卷微爆料自己在家中被偷拍三年,引发舆论关注。
      
      7月9日,卷卷向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回忆起三年前第一次发现自己在浴室被偷拍的那一刻,依旧惊惶、害怕、无助,眼泪不停往下掉,划过消瘦稚嫩的脸庞落在桌子上。
      
      此前,上游新闻刊发的广西一女学生在家被偷拍三年系熟人进宅趁机安摄像头、上游对话家中被偷拍三年广西女生:最担心有更多视频图片流出、广西警方:女生家中被偷拍三年案嫌疑人为求感官刺激,多次用手机作案系列报道显示,卷卷初三时在家洗澡时发现被人偷拍,但直到今年6月有陌生人加QQ,她才知对方有自己的照片和视频。广西贺州警方7月8日晚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吴某已被抓获。吴某为谋求感官刺激,多次用手机偷拍该女子,并通过加女子QQ的方式向其发送视频截图,所拍视频并未外泄。
      
      尽管偷拍者吴某已被警方拘留,但对于卷卷和妈妈刘凤(化名)来说,这场惊慌失措,只是一个开始。
      

      
      震惊、恐惧、无助
      
      “妈妈,妈妈,有人偷拍我......”卷卷在浴室声嘶力竭地叫喊,喊到喉咙有点痛。
      
      三年前的那个暑假,卷卷发现浴室窗户右上角的摄像头时,她刚打湿身体准备洗澡。紧接着,她听到浴室外边水管有很大的急促紧张的拉扯声。卷卷再抬头看向窗户时,摄像头消失不见了。
      
      尽管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其他女孩发帖子讲述洗澡被偷拍的经历,“突然发现窗口一双眼睛,是我一生的噩梦。”卷卷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一瞬间,震惊、恐惧、无助,蔓延开来,她崩溃的大哭起来。
      
      听到卷卷的叫喊,正在看电视的刘凤赶忙跑到三楼楼顶,但没有发现人。四周的楼顶也没有人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心情平复后,卷卷去了楼顶,她发现自家浴室的窗户,正好对着邻居吴三(化名)的房间,卷卷怀疑是吴三在偷拍。
      
      卷卷和刘凤报了警。
      
      民警找到吴三,检查了他的手机,没有发现里面有卷卷的照片和视频。此次报警因没有发现证据而告终。
      
      那天晚上,卷卷一夜未眠。那个晚上她不敢闭眼,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有人盯着自己。
      
      被偷拍就像一场噩梦始终萦绕着卷卷:洗澡不敢再开灯。她还特别害怕阴影,总觉得有人躲在暗处,随时都会站起来惊吓她。一定要确认阴影里没有人,把所有暗角都检查一遍才能安心。
      
      妈妈刘凤在窗户上用钉子钉了两块厚厚的窗帘,结果一天晚上,卷卷还是发现窗帘外有亮光,回头一看外层窗帘被人用刀划开了......卷卷告诉了舅舅,舅舅用水泥封住了窗户。
      

      
      与恶的距离不足百米
      
      窗户被水泥堵死后,偷拍者似乎就再也没再来过。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卷卷和刘凤的生活又渐渐趋于平静。甚至连卷卷有时回想起那个夏天的惊惶,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刘凤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尽管卷卷对被偷拍一直有疑虑和担忧,但是表面的平和,又很容易让人淡忘。
      
      经历了那个凌乱的暑假,卷卷去读高中了。她在校时间越来越长,课业紧张时,只有周末放一天假才回家。
      
      卷卷高中数学成绩不太好,所以选择了文科。她擅长用文字表达事物,她爱阅读,甚至对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有很强烈的读书心得:大多数人都是平凡的,过着平凡的生活,做着平凡的工作,尽管如此又有那么点不平凡。
      
      卷卷说,做一个既优秀又有趣的平凡人,也很好。
      
      让卷卷阅读深刻的还有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主人公房思琪被人用绳子绑成螃蟹一样拍照,照片被发送到另一个女生的邮箱。这一段极容易产生代入感、又令人发怵的描写,让卷卷立刻产生了初三暑期时的那种惊惶,“会不会自己的照片也会被发到另一个女生的邮箱里?”
      
      跟同学们在一起,卷卷没有那么担心。在同学眼里,卷卷活泼开朗,喜欢开玩笑。卷卷向记者强调,“这是在别人眼里的样子。”
      
      卷卷说,与生俱来又没有办法改变的自卑感,像蛇一样缠着她。她坦言,自身的因素是一方面,更多的影响是来自不完整的家庭。卷卷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能记事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高考结束后,卷卷想过要离开这个只有两三条街的小镇,走出广西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接触到更多优秀又有趣的人。但在刘凤的强烈坚持下,卷卷还是选择了不远的一所大学。
      
      刘凤告诉记者,她对卷卷的高考成绩感到满意,但考虑到卷卷是女孩,所以一心想把她留在身边。
      
      高考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偷拍者吴某装作陌生人通过QQ给卷卷发照片和视频的那天,卷卷才发现自己与恶的距离相隔不到一百米——吴某,正是当初怀疑对象吴三的侄子。
      

      
      熟悉的陌生人
      
      在给卷卷发照片和闪图之前,陌生人已多次添加过卷卷的QQ。
      
      一开始卷卷是拒绝的,直到今年6月12日陌生人留言说,“我似乎有一张你的照片呢”,卷卷开始感到事情的诡异。她下意识联想到三年前那个摄像头,于是添加了陌生人。果不其然,陌生人发来了她洗浴时被偷录视频的截图。卷卷追问来源时,陌生人删除了她。
      
      几天后,卷卷用同学的QQ号加陌生人,问对方怎样才能销毁照片?陌生人说销毁没用,因为这些照片不是他的。卷卷再次问陌生人照片是怎样得来的,他说在一个国外论坛上看到的。
      
      陌生人告诉卷卷国外论坛不仅有她照片,还有她的几段视频及生活照,甚至包括联系方式和家庭地址。至于是国外哪个论坛,陌生人不肯说,“万一被举报了,就没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了”。卷卷继续问他发照片有什么目的,陌生人说“就是男人都有的目的吧”。
      
      卷卷仔细对比发现,陌生人发来的图片和视频,不仅有她初三时段,还有高中时段,最近的一次是今年4月23日后的某一天,因为4月23日她用妈妈的手机买过新睡衣。不仅如此,视频拍摄角度也变了。自从窗户被封起来后,视频拍摄角度换到了另一边,“就像偷拍者进到我家里一样。”
      

      
      卷卷决定报警,陪她去派出所的,还有她的两个同学。此后询问,警方一直告知卷卷案件正在侦办中,她陷入无比漫长的等待。
      
      7月7日,卷卷选择在微曝光此事,她晒出了跟陌生人的聊天记录,“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救救我”。
      
      直到警方通知卷卷,落网的犯罪嫌疑人是吴某,卷卷才想起来妈妈曾因不懂营业执照请教过吴某,那时吴某还经常去刘凤的店铺消费。刘凤曾请吴某进入家里,用电脑帮忙操作,吴某趁机加了卷卷的QQ。
      
      那时吴某问过卷卷,“你跟你妈妈是不是有点矛盾?”卷卷没理他。直到有一天吴某在QQ空间里转发淫秽的东西,“我就觉得这个人挺恶心,就把他删掉了,此后没有交集。”
      
      吴某落网后,派出所工作人员告诉卷卷,20岁出头的吴某,常年游手好闲,经常呆在家不出门。据吴某交代,一天他在自家楼顶抽烟时,透过窗帘露出的缝隙瞥见了正在洗澡的卷卷。
      
      吴某顿生歹心,对卷卷进行了长达3年的偷拍。最开始吴某跨过与卷卷家中间隔着的房子,站在卷卷家厕所的窗台边,一手把着水管,一手将手机摄像头伸到窗户缝隙拍摄。卷卷家窗户被水泥封了后,吴某又到另一扇窗户进行偷拍,这个窗户的角度,就给卷卷造成了“偷拍者进到家里”的错觉。
      
      此外,吴某还通过打听和搜索,找到了卷卷的QQ号......
      

      
      保护自己保护妈妈
      
      暗黄灯光下,刘凤的眉头一直紧锁着。她跟卷卷刚从派出所回来。警方告诉这对母女,吴某因散布个人隐私被处以行政拘留8天,现有的事实和证据,不构成刑事案件。后续的调查警方还在侦办,具体情况还要等待通知。
      
      之后卷卷怎么办?安全是否能得到保障?这两个问题一直在刘凤的脑子里盘旋,“这个人很快就会被放出来,我非常担心他会报复我女儿。”
      
      三年来,刘凤一直对卷卷抱有愧疚,认为作为母亲没有保护好孩子,非常失职。她震惊于卷卷的勇气,从来没有想到卷卷会通过微勇敢地站出来求救,接受媒体的采访,而这些卷卷都没有告诉她。刘凤一边为卷卷自豪,一边又担心她向世界展示无畏时受伤。
      
      刘凤在心里隐隐希望,即便有坏人,能明着来的就不可怕。她担心的是躲在暗处,总是找不见的坏人。她琢磨不到坏人什么时候会伤害到卷卷、伤害到自己。说着说着,刘凤咬着牙很坚定又愤怒:“要是当时知道是他,我就扑过去撕烂他。”
      
      对于刘凤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考虑卷卷的安全:是不是应该把店铺卖掉,然后跟卷卷到外地生活。但这样一来,就会断掉家庭收入来源;或者继续留在原地做生意,重新租一个更安全的房子居住。但打听了很多次,都感觉不太合适......
      
      卷卷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尽管母女俩有时因想法不一样而难以沟通,但她在外面也会经常担心妈妈,一定要跟她发信息和打电话。跟妈妈呆在一起,她会有一种天然的笃定。
      
      7月10日,上游新闻记者经过嫌疑人吴某家时,大门紧闭,旁边小路也鲜有人通行。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吴某的父母在经营宵夜店,一般白天睡觉晚上7点才开门,“他们夫妻俩这个店就像个摆设,没有什么人来消费。”知情人士说,因为街道上的人比较复杂,做生意的比较多,相互之间并不太熟悉。他也没见过吴某,倒是经常看到晚上吴某的父母在忙活,丈夫走路不太利索。
      
      上游新闻记者试图联系贺州市公安局及平桂分局进一步了解该事件,并将问题以短信形式发送给警方有关负责人,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均未获得回复。
      
      卷卷的话很少但很坚定,她给记者发信息说,“警方说要找专家给我做心理辅导。我会保护好自己和妈妈的。”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王敏 实习生 向婉云 发自广西贺州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