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26阅读
  • 0回复

3个月价格涨了30多倍,疫情下熔喷布交易的市场乱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https://new.qq.com/omn/20200324/20200324A0GGTA00.html]成都近视手术哪家好[/url]

      “很多口罩的库存就是黑市,它并不像一开始大家所想象当中的口罩还在工厂里面。在疫情的特别时期里,口罩已经成为了超过军火、超过品的利润,跟印钞机一样。”这是近日热播纪录片口罩猎人里,主人公林栋在片子开头道出了疫情期间,口罩交易的“黑幕”。
      
      口罩进入黑市,让常规采购变得犹如品交易
      
      口罩猎人的主人公是广东湛江一位30岁的商人林栋,他常年做医疗生意,熟悉全世界医疗物资的产业链,在疫情期间,带着大量资本与订单,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采买口罩。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国的医疗物资供应处于极度紧张状态,在口罩和熔喷布的供应链上,挤满了世界各地的投机者和“黄牛”,这为后续交易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有了几分黑帮片中的品贸易色彩。
      
      截至北京时间4月25日6时34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2826035例,累计死亡病例196931例。突然席卷全球的疫情,打破了平日里口罩和熔喷布的全球贸易秩序,林栋的团队带着保镖、配上枪械深入黑市采购,甚至跟土耳其的军火商合作,才能保证交易顺畅。这也让这个团队有了几分神秘色彩,也让笔生意变得惊心动魄。口罩猎人播出后,引起了网民强烈关注,仅在微“口罩猎人”话题就有1.9亿阅读,11万讨论。
      
      熔喷布3个月价格涨了30多倍
      
      疫情初期,加上春节假期,我国也面临口罩供应不足的问题,我们向全球采购口罩和熔喷布向国内供应。随着我国疫情逐渐被控制,医疗物资紧缺局面逐渐缓解,林栋团队也开始向美国、西班牙等疫情严重的国家销物资,做全球贸易。而熔喷布是口罩的“心脏”,如果医用口罩没有熔喷布,便跟一块普通布没有什么区别。熔喷布成了争抢的焦点资源,市场竞争持续白热化,价格一路飙升,每吨熔喷布的价格已经从年初的2万元涨至60—70万元,依旧供不应求。
      
      据中国纺织业协会的公开资料显示,熔喷布,全称熔喷无纺布,是医用口罩的核心原料。此类口罩一般采用三层无纺布结构,其中里外两层主要是用纺粘无纺布,中间的夹心层一般是熔喷布。纺粘无纺布与熔喷布从原料到工艺完全不同,前者采用高溶脂聚丙烯,溶脂范围主要在31-44,而中间层选用超高溶脂聚丙烯,溶脂要求在45以上,两者的纤维直径也完全不同,前者要求在20微米左右,而熔喷布的纤维直径只有2微米。
      
      由于是医用物资,对生产的洁净程度、无菌控制等技术方面有极高的要求,一条正规的生产线投入在近千万。但是由于疫情在全球蔓延,口罩需求量暴增,作为原料的熔喷布一路水涨船高,生产与交易逐步走向了无序化,导致乱象丛生。
      
      一场交易揭开国外熔喷布市场乱象 “我们来的3个星期,见了太多的中间商,他们大多都是一张嘴全靠骗,兜兜转转到最后提供的并不是熔喷布,浪费了我们很多的时间”,林栋助理Wake的这句话几乎道出了他们在土耳其采购熔喷布所遇到的困境。
      
      一天早上,林栋团队根据线人提供的线索,带上保镖,去见一个自称有数百吨熔喷布的中间人。约定地点在医院,但是当他们到医院后,接头人表示改变了看货地点,并且要求只能林栋一个人前往看货,在他们的再三交涉下,对方才同意团队去看货。到了才发发现,这个中间商自称的熔喷布不过是普通的无纺布而已,对方是挂羊头卖狗肉。被识破后,对方告诉他,给林栋看的文件其实就是为了出口方便而造的假文件。
      
      “因为我们在一个很难特殊的时期里面,我们特别需要这个东西,就绕不开他们(中间商),因为这些东西就囤在他们手上,而你需要买到这些东西”,林栋说,但即使他们有时候明知道被骗,还是会去一一识破,因为这样才能在鱼龙混杂的市场中买到熔喷布。
      
      国内熔喷布市场如何呢? “国内熔喷布供应同样紧张,这个问题反应最突出的就是目前媒体爆料的扬中熔喷布整治问题”从事口罩生产供应链的陈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江苏扬中,一座位于江苏省中南部的县级市,拥有34万人口。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扬中市登记注册涉及熔喷无纺布企业达到800余家,出现了“井喷”式增长。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的估算,扬中此前的熔喷布日产能已达到70吨。而在4月中旬,中石化对外公布的熔喷布日产量也仅为16.5万吨,扬中的产量将近是中石化的5倍。
      
      也正是这种无序、井喷式的增长,导致了产品的良莠不齐。4月10日,扬中市场监管局对当地8家熔喷布企业的抽查结果显示,其中只有3家企业的产品,细菌过滤效率符合95%以上的标准,过滤效率最差的仅有39.4%。
      
      目前,扬中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实行熔喷布行业“休克疗法”,严格执行 “三个一律”要求,即利用家庭作坊进行生产的,一律取缔;没有合法合规生产经营手续的,一律关停;存在安全隐患、环保不过关的,一律停业整顿。直至产品符合相关质量标准、生产环境设施满足安全环保要求,再经审批方可重新开工,对经审查无法整顿到位或不具备生产经营条件的,坚决予以关停、取缔。
      
      如何改变这一熔喷布乱象? “导致熔喷布乱象最大的因素还是口罩的需求量”,清华大学老科协医疗健康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耿鸿武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商业的本性是逐利的,目前爆发性的增长一定会带来商机,可以赚取更大的利润,因此就会引来很多投资者来做这方面的生意,热钱的投入也刺激了熔喷布料的价格暴涨。
      
      耿鸿武认为,只要市场需求不改变,这种状态短期内无法改变。在需求和供给之间形成了价格,如果这个矛盾越来越大,价格就会越来越高,当矛盾逐渐解决的时候,价格就会走向平常。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熔喷布价格奇高、乱象丛生与大量的小作坊生产有关系,因为生产分散,不宜监管,质量良莠不齐;此外中间商过多,导致哄抬熔喷布价格。
      
      耿鸿武否认了这一点,他认为小作坊生产是由于之前产能过剩,利润过低,导致投资者不去做这个行业,因此才出现了小规模的作坊生产,这是市场竞争的结果。需求和供给是一对矛盾,在需求和供给之间形成了价格,只要这个矛盾越来越大,价格就会越来越高,当矛盾逐渐解决的时候,熔喷布价格就会走向平常。
      
      “这次疫情像一个放大镜,暴露出来的是产业问题,需要提高的是对于产品质量的监管,无论是大企业生产还是小企业生产,企业监管的方式应该是越来越严格。除此之外,也应该思考如何去保障大企业的正常生产、如何让小企业在监管中严格保障产品质量,这才是未来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面对熔喷布的未来,耿鸿武建议。(健康时报记者 王永文)
      
      (来源:健康时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